816新闻自媒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吴签那些事 > 正文

吴签那些事

【环时深度】美国人“撂挑子”,阿富汗成烂摊子,听亲历者讲述阿“变天”时刻

haku1252021-08-17吴签那些事102
【环球时报驻巴基斯坦特派记者程是颉本报记者颜玥】阿富汗塔利班能否“和平接权”是眼下最大的国际热点。8月15日,塔利班进入喀布尔,阿富汗总统加尼逃往第三国,阿富汗政局一日“变天”。16日,塔利班逐

【环球时报驻巴基斯坦特派记者 程是颉 本报记者 颜玥】阿富汗塔利班能否“和平接权”是眼下最大的国际热点。8月15日,塔利班进入喀布尔,阿富汗总统加尼逃往第三国,阿富汗政局一日“变天”。16日,塔利班逐渐掌控喀布尔,并试图让这座城市尽快恢复平静,但大批想要逃离家园的阿富汗人在国际机场还是同准备“撂挑子”的美国人上演了混乱一幕。连日来,《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留在或已撤出阿富汗的中国人、联系被困在喀布尔的阿富汗同行,听他们讲述这个有着“帝国坟墓”之称的亚洲内陆国家不断上演的“惊魂时刻”、“危急时刻”和“西贡时刻”。对阿富汗局势可能出现的变数,他们都表示“真的谁也不知道”。

惊魂时刻:塔利班挨家挨户登记信息

《环球时报》记者15日晚和16日白天多次联系暂时还没有撤离喀布尔的张先生(因安全问题,他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和职业),请他讲述喀布尔的局势变化。据张先生介绍,喀布尔14日晚上11时左右突然开始停电,一直到15日早6时,但来电两个小时后又开始长时间停电。喀布尔的上空直升机一直在飞,主要是美军的直升机,来来回回得有二三十趟。街上有枪声,不过不是很多。他工作所在的营地全部封闭起来,阿富汗雇员不来上班,现有的当地安保人员也不能离开。张先生说:“我们提前储备了食物、燃油,饮用水有地下水,也有存的矿泉水。我们用的是自己的发电机以及华为的网络设备,非常靠谱,网络一直是比较通畅的。”

据张先生介绍,喀布尔街头15日出现欢迎塔利班的人群。他发现街头的最大变化是检查站和警察站都见不到什么人,而以前喀布尔几乎每个街区之间都有戒备森严的检查站,有特种警察部队执勤。结果15日当天很多检查站既看不到过去的军警,也没有看到有塔利班的人接手。张先生告诉记者:“但我们从朋友发的信息看,在喀布尔郊区,塔利班15日已开始在街面上执勤。喀布尔行政区域的公园里也有塔利班在活动。”

16日,张先生又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了一些新的情况:“我们的阿富汗雇员说,看到街上有很多被丢弃的政府军军装和警察制服。天上的直升机也一直在飞。塔利班已对一些原阿富汗政府高官和军事将领的住宅进行搜查,拿走不少枪支和装备,但好像没有抓人。塔利班已经陆续接手对喀布尔的城市管理,其所在的街区就可以看到执勤的塔利班。塔利班还挨家挨户地搜集、登记住户信息。”张先生说:“我们所在的街区,达官贵人比较多,塔利班派人来过两次了。”

谈到喀布尔民众对塔利班卷土重来的看法,张先生说:“据我观察,身边的阿富汗朋友态度非常‘割裂’,当地普什图人普遍告诉我,‘塔利班不可怕,以前执政也没什么问题’。而塔吉克族比较中立,觉得‘原来的政府也挺腐败,因此,换谁执政都无所谓’。还有的说,哈扎拉族比较反塔利班,如果被逼急了,他们一定会抵抗到底。”张先生还说:“至于塔利班掌权后会不会回到上世纪90年代末实行的伊斯兰统治,我不知道。现在的塔利班表现得还是比较开明的,做了很多改变,比如他们表示允许一些女性接受教育和参加工作,但以后究竟会怎么样真的谁也不知道。”

展开全文

喀布尔的阿富汗媒体人塔里克(化名)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政府军15日选择放弃,撤往附近的军事基地。有一段视频画面显示,喀布尔居民向乘军车撤离的政府军投掷石块并大声咒骂。据塔里克介绍,在喀布尔街头,前北方联盟领导人马苏德的雕像遭到破坏,广告牌上穿着现代服饰的女性被油漆涂抹覆盖。

危急时刻:阿富汗恐出现安全防卫真空

尽管塔利班此前向喀布尔居民保证,不会伤害任何人、抢夺任何资产,赦免所有为前政府和美军服务的阿富汗人,但一些喀布尔人似乎仍不相信即将接管阿富汗政权的塔利班,许多人的第一选择仍是逃离。在喀布尔西部的哈扎拉人聚居区,人们早早自发组织逃离,人去楼空。

住在喀布尔的媒体人帕维斯(化名)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已将妻子和3个孩子送到农村避难。看到此前发生在坎大哈和赫拉特的拉锯战,我们对喀布尔可能发生的情况充满担忧——如果在喀布尔市区发生战斗,炮火和空袭很有可能伤及平民,城市一旦停止运转也将让大家缺少日常所需的食物和物资。”帕维斯还说:“事实上,情况远比预想的好。16日出门时,我注意到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都有所减少,但喀布尔这座城市似乎没有停止运转。”

“阿富汗局势发生这么大的动荡,说实话,我倒没有感到太震惊。”张先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因为我们心里知道这种情况迟早会发生的,美军撤离后,塔利班回来只是时间问题,唯一没想到的就是‘变天’会这么快。”他现在更关心的是阿富汗的安全局势。“阿富汗原政权崩溃得如此之快,那么,留给塔利班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去治理这个烂摊子。”张先生说,塔利班近期在国内面对的最大问题不是原来的政府和美军,而是那些恐怖组织,包括“基地”组织、“伊斯兰国”和其他一些“圣战”组织,他们广泛分布在阿富汗的乡村和南部一些地区。同时,北方的一些势力也有可能趁机搞事。塔利班上台之后肯定会清算内政部、情报局这些有仇恨的人,可这些人一旦被清算之后,原来对付上述恐怖组织的主力就没有了。那样的话,塔利班执政后怎么对付国内残余的恐怖组织,还有待国际社会的观察。”

一位住在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的知情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塔利班的军纪让我惊讶,虽然他们身着长袍,但看上去甚至比政府军更加纪律严明。在坎大哈和赫尔曼德,据我所知还没有滥杀无辜的行为发生。现在,阿富汗南部重镇坎大哈已恢复以往秩序,不少此前被迫成为无家可归者的平民已回家。这是一个好迹象。但各武装派系与塔利班之间,以及各派系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很难说是否还会有小规模冲突爆发。塔利班能否管控此类冲突,将成为他们能否再次掌权的重要指标。”

该知情人士分析说:“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后,接下来将会面对很多艰难的选择。比如,他们是否会将首都选在坎大哈?他们将如何对待前政府官员?之前他们誓言对政府军的空军飞行员进行复仇,现在是否还会继续?还有人们担心的阿境内存在的毒品问题、恐怖主义问题,他们打算如何应对?要知道,塔利班接下来的一举一动牵涉到各方利益,也直接决定各方对他们的态度和看法。尤其是他们的基本盘中有大量保守主义者,这使得他们的决策更加艰难。国际社会开始重视研究阿富汗塔利班的政治结构,他们内部能否在掌权后维持团结,做出决策时能否保持一致?这些也将是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塔利班需要处理的问题。

此前常驻喀布尔、8月初刚撤离的安全分析师蒋浩(化名)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目前,塔利班宣布停止进攻,而政府军在此时又选择撤离,让喀布尔处于“不设防”状态是极其危险的,一些潜伏在喀布尔的恐怖组织很有可能乘乱对平民发起袭击。因此,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塔利班必须有序进入喀布尔,填补政府军留下的安全防卫真空。

西贡时刻:美国的所作所为太丑陋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阿富汗问题特使哈利勒扎德前不久在多哈寻求塔利班保证不对美国使馆发起攻击。对此,蒋浩表示,按塔利班现有的“务实态度”,美军或许不必担心塔利班发起此类袭击,因为“塔利班即将掌握政权,现在他们更重要的目标是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而不是对美国复仇”。

16日凌晨,大批想要撤离的阿富汗人冲击美军严密把守的喀布尔国际机场,导致现场一片混乱。对于机场发生的情况,张先生并不了解,只是听当地人说“美军向难民开火,打死了人”。谈到美军匆忙撤离喀布尔,张先生说:“美国人迟早是要撤的。我认为,美国和很多国家都严重低估了塔利班的能力。尽管美国人早就说要撤出了,但‘西贡时刻’还是真的重演了,我个人认为美国的失败几乎是毋庸置疑的。”

塔里克谈起匆忙撤离的美国人十分生气,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人这两天的所作所为是丑陋的。首先,他们完全不顾实际情况,要求塔利班在美国使馆撤离前不要进入喀布尔。如果塔利班遵循了这一要求,喀布尔很可能面临严重的混乱局面,难道这样的一幕正是美国人想要看到的?其次,根据社交媒体上的叙述,美国人在接管喀布尔国际机场后肆意修改航班运行规则,导致大量阿富汗人无法按计划乘机。人们冲上跑道、强行闯入客机,喀布尔国际机场的秩序一片混乱。美国人的做法实在是太丑陋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