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6新闻自媒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在飞机上唱歌 > 正文

在飞机上唱歌

帮帮抢:用拼多多的逻辑,重做一遍本地生活

haku1252021-08-09在飞机上唱歌64
后疫情时代,两强争霸的本地生活服务市场有了新变数。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新服务驱动下的消费趋势洞察——2020本地生活行业报告》认为,疫情催生了本地生活服务业加速发展,后疫情时代,消费者对于

后疫情时代,两强争霸的本地生活服务市场有了新变数。

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新服务驱动下的消费趋势洞察——2020本地生活行业报告》认为,疫情催生了本地生活服务业加速发展,后疫情时代,消费者对于生活服务平台的使用意愿有显著提升。

所以人们看到,前有美团调整组织架构、字节系成立“本地直营业务中心”,后有阿里巴巴重组生活服务板块。巨头密集落子的同时,一家本地生活到店团购平台帮帮抢完成了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旨在以深圳为桥头堡,依托于AI、大数据技术和全新的商业模式,参与到这场万亿市场的角逐当中。

用拼多多的裂变打法,重做一次本地生活

“百团大战”之后,本地生活赛道几乎被默认为“巨头专属”赛道。时至今日,阿里美团仍在不断加大投入力度,字节系的强势入场更是让竞争格局雪上加霜。

在此背景下,一家独立平台将承受怎样的生存压力不言而喻。

帮帮抢和身后的大湾区家园发展基金、愉悦资本、云九资本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事实上,能在“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本地生活市场成功拿到A轮融资,帮帮抢势必有独到之处。据了解,帮帮抢创始人兼CEO王哲为连续创业者,对本地生活服务赛道见解颇深。他曾是美团上海负责人,还一手创立了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

2021年3月,帮帮抢小程序正式上线。仅用3个月的时间就覆盖了宝安、南山接近1000个门店,创下注册用户超10万人、平台整体日订单近万件的优秀成绩。要知道,这是在中国互联网用户规模见顶的存量博弈中完成的冷启动,相当于在巨头眼皮底下完成的“从0到1”。

帮帮抢的逆势崛起,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后疫情时代的全新用户需求。正如名创优品CEO叶国富所说,“疫情过后人们会变得更加精打细算,这将是超级平价品牌崛起的机会。”

而帮帮抢的商业模式,正是把低价好物做到了极致:在平台上,用户可以用8.8元、9.9元的超值价格,团到一碗网红螺蛳粉、一份叉烧拉面、一杯仙草奶茶、可口的水果捞/寿司。用通俗的话说,帮帮抢是用拼多多的模式“重做一遍”本地生活。

展开全文

这些诱人价格的实现并非靠补贴,而是依靠帮帮抢独特的“小店模式”:平台战略性选择将资源注入夫妻店、中小微商户,以免费资源位、0门槛入驻、赠送拍照/宣推营销等增值服务的方式,鼓励商户主动上传爆款套餐。在此基础上,帮帮抢“1对1”指导商户管理和丰富sku数实现创收目标。

对于商户来说,上传至帮帮抢的爆款套餐会通过平台推荐算法,以强地理位置属性的连接方式推送给用户。这意味着,资源和品牌管理能力薄弱的小微商家无需按资排辈,也能优先与用户建立联系。

曾有数据表明,主流本地生活平台的月有效商家数仅为10%,相当于绝大多数商家无法受益于这些平台的数字化能力。而帮帮抢通过产品、技术双核驱动的“货找人”模式,覆盖到了“沉默的大多数”,为“小店经济”带来了勃勃生机。

除了超低价的爆款商品外,帮帮抢还在积极进行社交营销探索。比如,通过超低价套餐吸引用户邀请好友帮点助力;再比如,不断提升商品多样性反复激活老用户发生复购。

种种迹象表明,帮帮抢在与巨头角力的过程中存在弯道超车可能性。一方面,帮帮抢主打小店模式,与主推头部连锁品牌的巨头存在明显的错位。另一方面,二者盈利模式不同,帮帮抢放弃了传统的“流量税”收入,取而代之与小店创业者形成利益共同体,没有走上烧钱抢市场的“死胡同”当中。

事实上,千行百业里都有“拼多多模式”的成功案例。哈罗单车的“农村包围城市”、趣头条的内容下沉、蜜雪冰城的奶茶革命莫不如是。可见,帮帮抢跑通商业逻辑也是指日可待。

五环内重新定义消费升级,五环外拥抱小镇青年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在接受《财经》采访时曾说,“消费升级不是让上海人去过巴黎人的生活, 而是让安徽安庆的人有厨房纸用、有好水果吃。”

帮帮抢对消费升级也有着类似的理解:消费升级不是让用户的钱包承受更多压力,而是动动手机就能找到身边的低价好物,领略到“10元的美好生活”。

2019年闲鱼公布的一组数据令人大跌眼镜:闲置交易最活跃的一批人,属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消费者。包括近年来兴起的“国潮风”和“新国货”,本质上也是90后、95后消费者拒绝外资品牌智商税,逐渐转向“性价比为王”的消费观念升级。

看懂上述趋势,就能理解帮帮抢把深圳作为创业第一站的底气所在:以“北上广”为代表的一线城市、沈阳、青岛、武汉、杭州为代表的新一线城市,都有帮帮抢的发展空间。

毕竟,“降低生活成本”与“消费升级”并非二元对立,帮帮抢为二者找到了全新的平衡点。当公众对耳熟能详的“大品牌”感到审美疲劳、对华而不实的高价奶茶、餐饮表示不满时,帮帮抢提供的新选项,无疑会成为这些消费需求的有效承接方。

在“五环外”,帮帮抢同样有用武之地。

早在2019年,艾媒咨询研究发现下沉市场人群对价格较为敏感,在购物上追求经济实惠。尤其是小镇青年,对折扣让利购物“情有独钟”。

事实上,下沉市场用户在社交娱乐、休闲消遣方面也有消费升级诉求。《2019小镇青年报告》亦显示,小镇青年的住房和生活压力往往大幅小于城市同龄人,这使得他们在吃喝玩乐上的消费潜力更容易得到释放,衍生出独有的“空闲经济”。

一个代表性案例是吾悦广场,将发达地区的城市综合体业态带入低线城市。出乎意料的是,吾悦广场居然在很多“人口流出城市”绽放出勃勃生机。

从这个视角看,帮帮抢就是在构建一个数字化的城市综合体,为小镇青年提供在线“逛”到店“享”的本地娱乐生活新方式。

更积极的变量在于,下沉人群存在可观的待开发空间。据App Annie移动应用预测报告测算,2020中国智能手机用户数量将达到14亿,其中最大增量就来自一到五线城市的下沉人群。

而拓展这片潜力市场,帮帮抢的小店模式要更具优势。

一组粗略统计显示,全国有至少600万家“夫妻店”处于营业状态。而全国门店数量排名第二的美宜佳连锁便利店,门店总数也只有20000家左右。如果能够得到小店的“赞同票”,帮帮抢可以迅速形成城市网络,立体式地覆盖特定人群,以超级低价商品完成拉新获客。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测算,2023年互联网本地生活服务行业规模有望达到32908亿元。

无论是五环内还是五环外,帮帮抢都有望以超值低价服务为业务基本盘,不断扩展新品类、新场景,在行业内自成一派。

践行“模式向善”,缓解都市人群压力

今年以来,大量资本涌入社区电商、兰州拉面、奶茶、烧烤品牌。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资本内卷”非但没有创造价值增量,反而冲击了实体经济。一边是估值数十亿元的奶茶、兰州拉面品牌,一边却是各种夫妻店、小微餐饮的生存境遇每况愈下。

为此有关部门三令五申,不断落下反垄断“重拳”,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刚刚完成A轮融资的帮帮抢无疑站在了无序扩张的对立面,主张与小店店主共赢,提升他们在数字时代的竞争力。

每一个中小商家背后是一个个家庭,也是一份份沉甸甸的责任。另一头,如何让广大老百姓能最高性价比地吃好喝好,让生活更有质量,也是我们帮帮抢真正关注且在持续努力的事情。”在帮帮抢合伙人汪子俊看来,帮帮抢实现自身价值的同时,也要实现与用户、商户乃至社会各界的共赢。

几年前,不少行业巨头都推出了赋能小店的计划和服务。然而这类服务多数“无利可图”,导致项目半路夭折。

帮帮抢的出现改变了局面:自成立以来,帮帮抢将自身发展命脉与小店深度捆绑,大力发展基层团队与小店店主“面对面”提供解决方案,并全力保护他们的利润和发展空间。

在用户端,帮帮抢为市场带来的低价好物商品,可以有效解决一线城市年轻人的焦虑感。在帮帮抢吃喝玩乐的同时,年轻人可以更好地节约生活成本高效储蓄。

就像汪子俊所说,“公司背靠中国最广阔的消费市场,希望为10亿用户提供高频刚需的生活服务,让超值低价改变每个人的生活质量。”

在帮帮抢,9块9的人生也可以超乎想象。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