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6新闻自媒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在飞机上唱歌 > 正文

在飞机上唱歌

400万美团骑手正被“抛弃”!如何解开外卖小哥的困局?

haku1252021-09-15在飞机上唱歌5
最近几个月,外卖小哥的权益保障成了人们所关注的热点问题,许多外卖小哥因为公司没有帮其缴纳五险一金,导致人身安全没有保障。据了解,美团骑手出现工伤,公司回应往往是,与我无关,不存在劳动关系,更不可能

最近几个月,外卖小哥的权益保障成了人们所关注的热点问题,许多外卖小哥因为公司没有帮其缴纳五险一金,导致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据了解,美团骑手出现工伤,公司回应往往是,与我无关,不存在劳动关系,更不可能获得工伤赔偿。

据南方都市报的报道称,去年7月,深圳的一位美团外卖骑手傅民在送外卖时遭遇车祸,此后3个月内,该骑手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的阶段,至今他都是半身瘫痪的状态,需要长时间的康复治疗。

但是他的家庭实在不足以支撑他的治疗费,在傅民的家人上诉要求美团外包公司赔偿时,美团旗下的劳务外包公司以法律程序不当为由,拒绝就申请仲裁方提出的问题应询。

最后,仲裁庭认为法律程序存在瑕疵,中止该案审理,将押后再审。

“不存在劳动关系”并不是美团第一次用的小手段。

今年5月9日,一位美团员工在“茂名在线”爆料称,自己从2019年在送货途中受伤,至今已满两年,而自己向美团要求索赔后,美团却一直以“承揽外包的不关他们公司的事”为由,拒绝赔偿。

这一举动让该骑手倍感心寒,直言:“在美团,干活要按照他们的要求来,而你一旦受伤了他们就立马翻脸不认人,拿出一份所谓的协议想把责任推到骑手自己身上。”

美团公司的代表甚至曾公开表态:近千万骑手均为外包员工,与美团没有任何劳动关系。

展开全文

但是,这句话并不代表他们对正式员工就能承担相应的责任。

据华商报的报道,2019年11月2日,美团外卖的正式员工——46岁的韩先生在送外卖的途中遭遇车祸受到重伤。当他向美团总部致电,寻求工伤补偿时,公司却表示:别人把他撞了应由肇事方承担责任,公司跟这这事没关系。

而公司为骑手购买的保险也只能在韩先生走完诉讼程序后申请理赔。这让生活压力本就不小的韩先生更是雪上加霜。

外卖骑手在平台的压迫下,可以说是冒着生命危险为平台做贡献,换取并不可观的收入,到头来却换来冷漠的一句回应。

难道外包骑手就活该被抛弃吗?谁来保证外卖小哥的劳动权益?这样的困局到底如何解?

对此,有人建议,可以参考1926年德国《劳动法院法》首次在法律上界定出的“类雇员”。通过类比的方法让那些不存在于劳动关系中却同样有保障需求的人适用于涵盖工资、工时、职业安全等制度的特殊规范体系,由此形成“自营业者-类雇员-劳动者”的“劳动三分法”调整框架。

在这个背景下,可以将外包外卖骑手定义为“类雇员”,即使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没有劳动关系,也享受应有的劳动权益。

对于那些本就存在劳动关系的员工,公司和平台更不能以“没有劳动关系”作为借口而不为员工负责。

上个月底美团开财报会议时,创始人王兴针对共同富裕表态,他认为美团的名字中,“美”意味着“好”,“团”意味着“一起”或者“共同”,所以得出一个结论,美团在基因中就有“共同富裕”的愿景。网友直呼:还请先把千万骑手们的保障做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